iPhone 15或取消物理卡槽,eSIM时代要来了吗?

2021-12-28 20:02:49 文章来源:网络

苹果一直是推动SIM卡变化的先锋军,让人们终于意识到,**初真的有卡片一般大小的手机卡其实可以变得更小。先是自iPhone4使用micro-SIM开始,问世多年的MiniSIM(国内2G/3G时代**常见的规格)逐渐退出江湖,接着iPhone5造就了Nano-SIM今天统治级的江湖地位。

双卡在**市场向来是手机必备功能,苹果也在2018年推出的iPhoneXSMax和iPhoneXR首次引入了双卡支持,而在海外市场,苹果选择用单实体卡槽+eSIM的方式构成双卡体验。该举动令iPhone成为eSIM手机的实际推广者,带动不少**和地区的通信运营商提供相应服务。

如今苹果似乎要将eSIM带到更高的位置上:据知名苹果**料网站MacRumors报道,苹果正在计划将iPhone14或者iPhone15变为没有SIM卡槽,仅使用eSIM来访问通信服务的手机。用户购买新手机后不再需要插拔卡片,直接开机联网下载手机号和信息,就能像往常那样使用了。2022年起,iPhone完全使用eSIM?

目前流传着几种不同的**料消息,不过都指向了同一个结果,即iPhone将转向全面使用eSIM,取消物理卡槽的同时也会不支持实体SIM卡。

巴西网站BlogdoiPhone称,**款完全去掉实体SIM卡支持的苹果手机,会是在2023年上市的iPhone15Pro,并且提供eSIM双卡功能。苹果还会在两年后的这款手机上带来更多变化,诸如将Lightning实体接口一并取消,加入屏下指纹识别,首次应用苹果自研的基带芯片。

**料经验更丰富的MacRumors则提出了不同的时间节点,苹果在和**国的运营商们商议,要在2022年9月推出仅支持eSIM的手机,iPhone14可能是首款去掉物理卡槽的苹果手机。同时在明年第二季度,苹果将开始引导用户通过eSIM激活设备,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得用实体卡。

由于各家的报道来自不同的消息源,我们可以认为苹果在手机上全面使用eSIM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只是在具体落实的时间点上存在出入。和此前引入micro-SIM、Nano-SIM相似,去掉卡槽改用eSIM将为手机**省出不小空间,而且还有更多的动机“诱惑”着苹果去推动变化。

首先是整个手机行业都认可的无孔化,尽可能减少开孔提升手机整体的完整**。

苹果在这一方向上毫不意外地扮演了急先锋身份,先是用线**马达模拟触感替代了正面实体按键,还引领去掉3.5mm耳机接口的浪潮,顺带还用AirPods造出了个潜在规模达千亿的真无线耳机市场。去掉物理卡槽显然是无孔化道路上必定经过的节点,极大提升整机防尘防水**能。

SIM卡槽甚至比接口和扬声器开孔来的更致命,iPhone和相当数量的手机都会把卡槽设置在装有SoC等关键零部件的主板附近,因此一旦有灰尘或者别的异物进入,将可能直接导致卡槽乃至主板工作异常或损坏,影响用户体验也给手机厂商带来售后压力。

其次,采用eSIM为代表的非实体手机卡,可以更有效地杜绝手机丢失现象。

苹果一直都在为提高iPhone的防丢失**能而努力,**初是上线了全行业中相当严格的账号安全和iOS防盗措施,之后陆续引入了零部件和整机绑定、所有苹果设备组成定位网络等机制,还强制开启Wi-Fi、蓝牙,结合关机后也能运作的低功耗模块来让设备可以实时定位追踪。

eSIM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iPhone防丢失的“**后一块拼图”:它不会像传统的实体SIM卡那样可以随意取出丢掉,只要有电就能随时访问网络接受用户指令,带宽和可靠**也比借助众**网络来得更好。用户能获得更为宽裕的手机找回能力和时间,别有用心之人则将要付出更多代价。

至此,在智能手机上全面使用eSIM取代实体手机卡的动机已相当充分,如果不是世界上还有相当数量的运营商仍在以实体SIM卡提供通信服务,相信苹果早就在iPhone上全面推行去掉卡槽的eSIM体验了。**好而又**感的非实体手机卡

别急着为iPhone14或者iPhone15冠上“世界首款无物理卡槽手机”的头衔,实际上早在2G和更早的时代,就已经有采用非实体手机卡访问通信网络的手机和其他设备了。由运营商将手机卡信息通过无线或者有线的方式,烧录到手机内模拟实体卡使用,也因此得来了“烧号”的名字。

这或许是**手机爱好者的共同回忆,不少在**国等市场销售的CDMA手机都没有实体卡槽,必须“烧号”才能正常使用。但“烧号”也造成了诸多不便,号码和设备之间绑定相当紧密,想要更换至少得前往运营商进行,而且安全**还无法和同时期实体卡匹敌,存在一定的隐患。

相比之下,eSIM带来了更多的自由度,因为是通过内置于手机的芯片模拟实体SIM卡,所以识别码、鉴权密钥等保障正常通信的技术都能沿用下来,安全层面有保障。同时,eSIM允许用户直接在手机端更换运营商或者账号信息,换卡换号操作都更加简单直接了。

大多数**的通信市场都围绕着运营商建立,一度掌握着手机销售和使用的“生**大权”,手机厂商也都必须在研发产品时考虑到运营商的相关利益。智能手机时代来临后,终端侧话语权大幅提升,开始直接对用户体验服务,让用户购买设备后自由选择运营商的eSIM正是其体现。

在苹果主导的eSIM之外,通信行业的更多环节也在为非实体手机卡的推广而努力。比如说谷歌,其推出的Pixel是**早支持直接通过eSIM激活手机的品牌之一,旗下的运营商GoogleFi提供了更方便的激活流程。身处行业上游的高通,还随新**带来直接集成进SoC的iSIM。

以eSIM为首的非实体手机卡看起来已获得多方声援,即将像此前的SIM卡**那样成为行业主流,不过在那之前还有**关键的一道坎要迈过去。这便是运营商,非实体手机卡代表着的虚拟化、用户自由选择、设备为中心理念,往往和运营商利益站不到同一边,面临不小阻力。

而且世界各地的通信运营商都是以架构复杂的庞大组织形象出现,这也与通信行业较为复杂的技术基础相吻合,其结果就是,如果想要推行一项全新的技术和理念,就必需要经历耗时多年的技术验证和迭代工作。纵使运营商有心和手机厂商一同推广eSIM,也不得不经历这些流程。

好在通信运营商并非完全拒绝eSIM,这项技术造福的可不只是**空间寸土寸金的手机,还让诸如智能家居等更多设备有了轻易访问网络的能力。像是近一年来纷纷上马eSIM的可穿戴设备,就在不增加体积的前提下,实现了脱离手机也能使用大部分功能的独立通信能力。

它可能并非**,但已经有不少案例证明了非实体手机卡带来的改观,手机可以轻松使用eSIM功能的那一天,或许已经不远了。无开孔是未来,但卡槽还不会说再见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将来的新手机激活过程:不用把旧手机上的实体卡转移过去,直接开机就能选择要使用的运营商和手机号,作出决定后手机完成相关数据下载,接着就能像现在这样上网、打电话、发短信。唯二的变化是,不再需要取出卡托再放入,也不再担心卡槽进灰损坏。

这是苹果自iPadAir2和iPadMini3开始引入非实体手机卡以来,想要带给用户的体验改变:追求设备本身更为完整的同时,又减少使用中的负担和不便,给予人更多自由和选择权。不过,这很可能并不意味着eSIM和同类将完全主宰通信设备,实体卡还会长期共存下去。

习惯的力量相当可怕,许多用户都习惯了借助实体卡来使用手机的过程,想要转移到eSIM或者其他非实体手机卡,显然需要一些时间,这对于运营商和其他组织机构亦是同理。苹果考虑到了这一点,所有**料都指出,部分市场销售的新款iPhone仍会有物理卡槽。

实体卡的一些便利**也不是eSIM可以完全替代的。因为是依附于实体卡本身,只要卡转移了手机号等用户数据也能转移,所以在通信环境极度恶劣无法使用非实体卡下载上传服务的情况下,想要在不同的设备之间转移账号信息还得通过这些让人“又爱又恨”的卡片。

出于习惯、便利**等因素,就像针对老人和儿童特别设计的手机会依然采用可拆卸电池那样,实体卡仍会出现在未来数年的手机上。只不过我们也很清楚,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和eSIM不断完善,更为方便、可靠的体验以及更**致的手机产品,会成为未来的主流。

【编者按】

走过一年的风风雨雨,迈过一年的坎坎坷坷,时间即将掀开新的一页。澎湃**推出年终特别策划《让未来配得上现在》,记录和书写你我的2021,期待在新的一年,每个人都能迎着阳光、温暖前行!

一年即将过去,自然有各种重要事件的回顾和总结在媒体上涌现,它们浓缩了一年的图景,提示我们立足于什么样的时空,走过了怎样的日子,让我们产生与时代的共在感。

然而,这种共在感并不能代替个体对时代的切己感知。或许有人认为一些事在自己的感知之外发生,离自己如此遥远,以至于觉得自己被前行的列车遗弃在孤冷的小站;或许也有人认为一些事情之所以发生不过是因为大势所趋,只要顺应和认同便可心安理得。诸如这般的感受,其实都透露了与时代相连接的缺失。

我上大学的1980年,发生了很多重要的事情:旅行者1号飞掠土星,约翰·列侬被刺身亡,两伊战争**发,索尼推出随身听,任天堂**款**问世,罗兰·巴特去世,约翰·伯格《观看之道》出版……但是,当年我对这些一无所知。直到后来,我在工作、阅读和日常生活中才逐渐与这些事件发生联系,这些事件对我的意义才慢慢清晰起来。可以说,信息的缺失和我的后知后觉,延迟了我与时代的具体连接。

在资讯发达的今天,不会有人如我当年那么迟钝;但能够迅速获知丰富的信息,个体与信息所标识的时代之间如何关联,就变得更加迫切而需要及时的追问。如果没有这样的追问,哪怕我们拥有数据库般的信息,也有可能被其淹没和窒息;如果没有这样的追问,即便我们紧追所有的热点,也有可能感到与时代脱节。

在**基本的层面,我们的追问是对自我在信息环境中真实存在的审视:是否将违心之举冠之以顺应潮流?是否将懈怠之心推诿给“躺平”大势?是否将注意力分散归因于移动互联网的无孔不入?是否将不择手段的竞争归因于无处不在的“内卷”?面对**流行的词语、**风靡的时尚、****款的网文、**吸睛的网红和**火**的热点,是否能够保持基本的理**而不屈从于多巴胺的释放?在追逐各种新技术神话和预言中,我们是否既丧失了基本的历史感,又无视身处的现实?在围绕诸如元宇宙形成的各种叙事和言论中,我们是否能够辨明自主**焦虑的弥散和多种声音的交战?

追问须诉诸思考。**国学者彼得斯的《奇云》去年底有了中译本,今年被**传播学界热读。作者在书中提醒我们:“1964 年是一个人类思考技术、文化和社会的好年头。”他列举了这一年出版的一系列重要著作,尤其强调麦克卢汉的《理解媒介》和古尔汉的《手势与言语》对于我们的意义。前者视技术为人体器官的延伸,后者将人体器官视为技术的延伸,它们相互映照,洞见了技术与人的关系。

但是,对同在这一年出版并风靡全球的《单向度的人》,彼得斯止于提及而未详述。马尔库塞的这部著作关于技术理**和技术神话的论述,在今天也仍然具有启示**价值。忽略《单向度的人》,与《奇云》的写作定位、思想关切和价值取向有关。这样的忽略也意味着给不同的思考者留下了开放的空间,意味着对任何思想、任何事件的思考都有丰富的可能**。农民工陈直研读海德格尔,透露出的也正是这种思考的力量和可能**的魅力。当我们开始追寻更多的可能**,便是我们与时代发生具体连接的时刻。

追问和思考,并非只是在抽象的层面展开,而总是与个体生命在特定情境中的鲜活感受相连。几天前,我又一次造访曲园,走在马**科巷那条石子、石板和水泥混杂的窄路上,脚下发出不同的声响。巷子里吹着冷冷的风,脑子里盘旋的却是“春在”。三十岁那年,俞樾因为一句“花落春仍在”,得到考官曾国藩激赏。但他并非从此一路通达,而是在短暂辉煌之后迎来20余年的颠沛流离。当俞樾筑曲园而定居,将**为轩敞明亮的厅堂命名为“春在堂”时,我想,他是在感念伯乐,纪念青春,也是在感慨自己历经人生的凛冬,却不曾放弃的希望和信念——那心中永远的“春在”。这样的生命感受一定伴随着对学术真谛的求索与思考,**终凝聚于五百余卷的《春在堂全书》。“春在”激发的所有解释、猜想、想象、移情,无不将后来者的体认与共情融汇其中,那是“花落春仍在”催化与生成的意义,也表明原本属于俞樾个体的关键词接通了更为广阔而深远的时空。

俞樾的“春在”让我们看到,一个事件凝结在一句诗里,浓缩为一个词,成为个体与时代相连的节点。这里显现出词语的力量。就像夸蒂罗利在《被数字分裂的自我》中强调的:“词语是个人意识的基本媒介、连接我们和外部世界的工具……(我们)用以理解**世界和外部世界”,当我们探寻个体与时代的连接,我们所有的追问、思考与感受,实际上都离不开语言,并**终都要形诸语言,用属于我们自己的语词言说。

但是,嘈杂的语言声浪每每令人陷入“没有语言的生活”——作家东西多年前在一篇小说里生动地展示了这样的困境。今年一月,“文字失语者互助联盟”豆瓣小组的成立也表明,许多人已经意识到今天我们陷入的语言困境。这个已经有24万多成员注册的网络社区,向我们展示了打破这种困境的自觉,定会启示更多的人寻找属于自己的语词,与我们身处的时代真诚地连接。

总策划 夏正玉 总统筹 陈才 专题制作 澎湃**部 海报设计 赵冠** 郁斐

来源:澎湃**

上一篇:济宁移动圆满完成鲁南(曲阜至菏泽至庄寨)高铁正式通车运营通信保障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安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