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街坊 你知道你家的电是怎么来的吗?戳这里→

2021-12-29 09:40:38 文章来源:网络

佛山是一个制造业城市也是一个人口接近一**的大城市工业、居民用电非常重要但是大家知不知道居民用电和工业生产的用电来自哪里?又是怎样进到我们千家万户以及工厂企业的呢?

**小强热线热线面对面节目小强带大家去到**南方电网50万伏的凤城变电站跟大家一探究竟!

凤城变电站于2019年12月建成投产,是佛山第6个50万伏的高压变电站,目前主要为勒流、杏坛、龙江、乐从,以及南海九江几个镇街的变电站的供电,这个发电站可是很有特点噢!

土地利用率高

高电压逐级传输损耗小

南方电网广东佛山供电局项目管理中心项目经理 宋丽敏:我们这个变电站现在占地3.49公顷,在同等电压等级的变电站里面来说,基本是占地面积**小的。(因为土地利用率高)我们这个项目是拿到了**建设工程鲁班奖,在建筑业行业来说已经属于是**的**高奖项了。

据介绍,变电站控制中心目前有19人,未来这一两年,会计划采用机械人、无人机等方式减轻人手的负担。

说起日常所用的电源,很多人可能都不一定知道,我们佛山每天用的电,主要来自贵州、广西等西部地区的水电站,如此远的距离,是怎样输送到千家万户的呢?

南方电网广东佛山供电局项目管理中心项目经理 宋丽敏:

(西部的水电站发的电)经过高压传输到我们这个变电站,再经过变压器变到220千伏,然后再变到110千伏,然后再变到10千伏,然后再到了村里面的变压器,就大家常见的380,然后这个时候就可以传输到了千家万户。因为距离很远很远,直接传输过来的话,它对这种输电的容量要求很高,距离远,它产生的损耗也会非常大,这样我高电压地(逐级)传输,它产生的损耗会非常小。南方电网广东佛山供电局500千伏凤城变电站站长 廖智贤:我们变电站的主要功能就是将外边50万(伏)的高压电,经过我们的变压器,变成22万(伏)的高压电,通过22万伏的出线设备,就通过这些铁塔就传到其它下面镇街的22万(伏)的变电站。现在我们暂时一个变电站有7条(输)出线,日均输电量大概是1700万千瓦时。

南方电网广东佛山供电局500千伏凤城变电站站长 廖智贤:透明的这些叫做玻璃转子,它的作用就是起到一个支撑,以及将线和金属体隔开,起到一个固定的作用。

小强:好像激光塔的东西,这些是什么呢?

南方电网广东佛山供电局500千伏凤城变电站站长 廖智贤:这些是我们的设备的避雷器,防止设备在遭受雷击的情况下,可以保护我们运行的设备。

南方电网广东佛山供电局500千伏凤城变电站站长 廖智贤:这些就是我们50万(伏)的全密封的电力设备。它的功能就是将电通过这些设备传输到其他地方,这些全密封的设备,里面是有一些绝缘体保护它的金属设备,所以它的外壳是不会带电的,随便触碰的都可以的。

为什么小鸟站在高压电线

却不会触电?

关于高压电,相信大多数普通百姓都知道它的危险**,对高压电线和输电塔望而却步,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小鸟站在高压线上却不会触电。

(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南方电网广东佛山供电局500千伏凤城变电站站长 廖智贤:触电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才会触电,**,设备有电;第二,人、物要设备形成一个回路,产生电流才会触电,因为雀鸟是站在一条电线那里,它是没有形成一个回路,所以它不会触电。

变电站防洪有讲究

说到保障设备安全运行,另外一个因素也不能忽视,佛山水网较多,而且地势也比较低,变电站的防洪就变得非常重要,所以它建设的围墙就特别有讲究。

小强:其实你们的围墙都很特别,因为围墙是全封闭的。

南方电网广东佛山供电局500千伏凤城变电站站长 廖智贤:这个是当时设计的一个防洪墙,是有防洪的功能。我们当时设计的时候是按**一遇的洪水来设计的。

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水泵房,将这个变电站里面的所有积水储存到一个位置,统一排放到外面的市政(水)路网。

对于高压变电站,很多人都有一个担心,就是害怕有较强的电磁辐射,而廖站长表示,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他们每一年都会对变电站的环境做测试,每年的测试结果都是正常的,它的电磁辐射率和我们在家里站在微波炉旁边差不多。

在输电过程中,通常要求输出的电压要在一个正常的范围内,但如果外界用电需求过多或过少的情况下,电压就会有变化,这时候,这个像“蘑菇”一样的设备就起作用了。

南方电网广东佛山供电局500千伏凤城变电站站长 廖智贤:这些就是我们的电容器和电抗器,它主要的作用就是为了调节供电电缆的水平,如果外面的用电需求多或者少的情况下,就要通过电容和电抗投入或者退出,来调节它输出的电压,保证它是在一个可靠的、稳定的范围里面。

配电房还有充电桩?

电力经过多级变压后,输送到终端配电房,再由终端站供到各个厂区、居民区,在南海狮山亲义新村,就有一个终端配电房,不过去到现场后我们发现,配电房竟然还有充电桩!

狮山供电所党总支部纪检委员、副所长:谭志辉:这些充电桩为了亲义村附近的居民提供充电的便利,专门在这里建的充电站。

小强:也就是说我们的配电房不只是一个配电房,也是一个充电站?

狮山供电所党总支部纪检委员、副所长:谭志辉:是的,这个配电站具备高智能化、高可靠**。因为这个配电站安装了24小时全功能、全业务的智能终端,居民可以通过这个终端,随时随地地查询自己的用电信息,而且可以通过这个终端交电费,还可以顺便办一些用电手续。

据了解,作为制造业重镇,狮山镇目前年供电量已经突破100亿千瓦时,是全省用电量**大的镇,他们是如何保障企业用电?未来又将如何继续发展呢?

狮山供电所党总支部书记、副所长:屈勇:通过一证受理,用电介入工程的双经理负责制,具体来说就是项目经理+客户经理,全面监控全流程、各环节办理的时限,打造“三零”服务模式(零上门、零审批、零投资)

狮山供电所党总支部纪检委员、副所长:谭志辉:是的,这个配电站具备高智能化、高可靠**。因为这个配电站安装了24小时全功能、全业务的智能终端,居民可以通过这个终端,随时随地地查询自己的用电信息,而且可以通过这个终端交电费,还可以顺便办一些用电手续。

其实很多人都希望我们的供电能够保障之余

也能够使得它与我们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这样我们的用电不只是

用得放心,用得安心

更加用得舒心

来源:北青网

▲在大台附近发现的“门斋界”碑

▲西落坡村“门斋界”碑

▲发现石碑线索的高一**孩黄浩原

融媒报道

小石碑见证大历史。近日,多位文保志愿者几经周折,在门头沟区寻找到一块“门斋铁路界碑”。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门斋铁路是**早期的商办铁路,建成至今已有90多年历史。据铁路文化学者介绍,此次发现的界碑极为罕见,它见证了门斋铁路的兴衰。

铁路文化学者首次发现

“门斋铁路界碑”

在铁路文化学者、《我的京张铁路》作者王嵬的指引下,北青报记者来到门头沟区大台火车站附近,登上铁道旁的一座小悬崖,山崖台地间栽着一通柱状石碑。石碑呈深灰色,高出地面约0.35米、宽约0.13米,**朗的斧凿痕,可见其刻工**犷,朝向铁路的一面,刻繁体“門齋界”三个字,門齋二字横书在上、界字居中在下,呈倒三角布局,字口锐利清晰。

“这是我首次发现门斋铁路界碑。石碑在原址保存至今,距离铁路线约10米,标定了铁路用地的范围,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王嵬介绍,早在上世纪初,京津各大企业家要求在斋堂开矿并修建铁路,1928年门斋铁路全线建成通车,系**早期商办铁路。饱经沧桑九十余载,门斋铁路线上的老站房、站台、桥涵、隧道、蒸汽机车水塔等建筑多有遗存。

2019年2月1日,王嵬通过门头沟区政务服务中心向当地文物部门递交了关于全线保护门斋铁路的《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书》,目前尚未得到认定结果。在当时的申请认定项目中并不**括“门斋界”碑。王嵬坦言,在门斋铁路的附属建筑物当中,他还从未见到过“门斋”字样,因而这块界碑非常珍贵。

高一**孩提供线索

寻碑用时3个钟头

“能找到这块‘门斋界’碑,必须感谢一个大**孩。”王嵬告诉北青报记者,石碑隐没在山林里,位置极其隐蔽,若不是铁路爱好者、16岁的高一**孩黄浩原提供的线索,寻找界碑就像大海捞针。

黄浩原就读于北京市**六五中学,从12岁起便喜欢上拍火车。**近他走访大台火车站时,从当地村民处获知山地里有块“门斋界”碑。“我当时很激动,认定这是门斋铁路的历史遗存。”黄浩原立即和好友杨睿开始搜寻,但由于山区地形复杂,二人均未能找到,随后黄浩原将这一线索告知了王嵬。王嵬具有丰富的山野考察经验,根据线索描述的方位,经过3个多小时的踏勘,终于找到传说中的界碑。

然而无独有偶,类似的界碑不止一块。据文史学者毛锐介绍,门头沟区西落坡村37号院门前,也躺着一块“门斋界”碑,是从别处迁移至此。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块界碑规制与前者相仿,但二者的石材、字体、刻工等差别较大,且距离门斋铁路线较远,是否和铁路相关还有待调查。

字体有民国时期特点

应予以原址保护

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刘卫东介绍说,在常见的地界碑当中,有行政界碑、坟茔界碑,以及铁路界碑。大台附近发现的“门斋界”碑,很可能是门斋铁路的历史遗存。门斋铁路建成之初,类似的界碑在沿线肯定不止一块,但经过90多年的变迁,不知能留存下多少。

刘卫东表示,通过照片来看,这块界碑的石材加工**犷,风化迹象并不明显,字体有晚清、民国时期的特点。西落坡村发现的“门斋界”碑,刻工逊于前者,风化痕迹明显,散落到西落坡村的原因有待查证。刘卫东说,必须感谢文保志愿者们锲而不舍的**神,大台车站附近发现的“门斋界”碑,见证了当地的采煤史和交通史,丰富了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上的工业遗存,**好能予以原址保护。西落坡村的“门斋界”碑,可以考虑集中保管。

内存

**早期商办铁路 因煤而兴又因煤而衰

北青报记者查阅叶叔宪的《门斋铁路始末》《北京铁路局志》等史料,简要勾勒出门斋铁路的历史沿革。

民国七年(1918),斋堂煤矿公司成立,次年召开**东会议,认定斋堂矿区藏煤量丰富,经济价值很高。不过斋堂地处京西深山区,交通闭塞,建矿投产势必导致煤炭积压。修建门斋铁路,既可为建矿运输设备,又能将所产之煤及时外运。

1924年,门斋铁路开工建设。

1927年,门斋铁路干线之**段(门头沟-清水涧口/全长25公里)竣工通车;同年,门斋铁路支线(清水涧口-板桥/全长8公里)竣工通车,系此次发现界碑的路段。

1928年,门斋铁路干线之第二段(清水涧口-斋堂/全长30公里)竣工通车,此路段铺设窄轨(现基本无存)。

1927年至1948年,受水患、政局等因素影响,门斋铁路的运营历尽坎坷。

1957年,门斋铁路改为国营,由北京铁路管理局接收,门斋铁路其名遂不复存,改称大台支线。在之后的半个多世纪,大台支线仍以运煤为主、通勤为辅,为当地经济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近年来,随着门头沟区实施大气污染治理、生态修复工程,2015年至2020年,大台支线沿途的千军台煤矿、王平村煤矿、木城涧煤矿、大台煤矿陆续关停,门头沟区告别采煤史,因煤而兴的门斋铁路线,也基本结束了90多年的运煤史。

本组文并摄/本报记者 崔毅飞

来源:北青网

上一篇:林瑞阳张庭公司发文回应:合法经营,依法纳税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安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